平日不看盤、一年進出不到五次

從貧戶之子到不敗期貨之神

撰文者:蕭勝鴻

形容美國像假員外,外表有錢卻對外借款;日本是假乞丐,表面經濟不好,本質卻很有錢,這是期貨大師黃毅雄判斷的投資風向,接下來他看好什麼?

黃毅雄靠著操作外國期貨翻身,今年看好日經指數和黃金。

黃毅雄,很多人沒聽過這個名字,但打入Google搜尋「黃毅雄」,會看到七萬多筆資料,其中最讓人驚訝的是「黃毅雄,從二十萬到兩百億」,這個關鍵字。

十五年前,黃毅雄的一篇公開演講稿,在網路上流傳至今,成為每個年輕人踏入期貨市場必讀的經典,演講中談到他從一個西螺貧戶之子,只有小學學歷,卻能從操作外國期貨翻身,讓多少人湧起「有為者,亦若是」的期待眼神。

跟黃毅雄相識超過三十年、寶來曼氏期貨董事長賀鳴珩更說,民國六、七○年代,當時寶來曼氏前身的羅盛豐期貨,是國內最大外國期貨商,在那個很多人還在瘋股票,可能連期貨兩個字都還沒有聽過的年代,黃毅雄一個人的外國期貨下單量幾乎養活羅盛豐整家公司,「一個月成交量起碼都上萬口以上,」賀鳴珩形容,「一個苦練出身,極有紀律的武當派大俠!」

下單實力:連全球最大交易所都關注

黃毅雄的實力,在民國七○年代就從一張美國T-Bond做到一千五百張,保證金由兩萬美元做到三百萬美元。

先前有一次亞洲地區發生地震,芝加哥交易所還特地打電話來請寶來通知他們重要客戶Mr.Huang(黃毅雄),表達關心之意,芝加哥交易所是全球最大的期貨交易所,他們對於台灣還不是這麼了解,但交易廳裡卻人人知道有一位Mr.Huang。

這十幾年來,黃毅雄從未在媒體曝光過,許多人以為他已經退出市場,但實際上並不然。根據寶來曼氏期貨去年舉辦的外國期貨競賽,黃毅雄仍在奮戰,寶來曼氏期貨客服交易部經理王鼎表示,黃毅雄在這次競爭中,同時拿下平均每口獲利率、總獲利和成交量三個項目的冠軍,打敗幾千名競爭者。

負責接單的王鼎表示,黃毅雄一年進出不到五次,有時半年才接到一次單,盤中也不看盤,連電腦看盤軟體都是前兩年才裝的,「但他腦海中就自然會有買賣點訊號,」王鼎形容。
當在家中接受採訪時被問到,「真的從二十萬到兩百億嗎?」靠著一路苦學,不斷自修,現已五十七歲的黃毅雄笑答,「亂講!那是期貨商故意神話我,拉生意的台詞,沒有那麼多啦!」「我不是封神榜裡面的神,我只是人!」

原先期貨商希望能替黃毅雄出書,宣揚他的操作理念,但黃毅雄卻希望能藉此機會傳達他對社會現況和對經濟發展的建言,而非把焦點放在個人成功上。

問他為什麼這麼熱血,「(台語)阮是艱苦小孩出身,看到那麼多失業者燒炭自殺,我心裡很難過!」「不怕狗吠火車嗎?」反問他,答得簡潔,「做為知識分子,我對社會有一份責任。」

今年標的:看好日經指數和黃金

透過期貨操作遊遍全球,對於各個國家的經濟狀況、適合投資哪些國家、投資哪些商品,黃毅雄都如數家珍。

新的一年,他最看好的是日經指數和黃金,他看到了什麼?

第一,日本股市是去年國際股市中漲幅最少,但黃毅雄從技術面看到日經指數處於月線的低點。第二,日本政府又擴大預算支出一百兆日圓,讓他回想起他二○○三年時成功的操作經驗。

當時日經指數也是處在相同區間,指數在八千五百點以下,當時日本政府也是祭出擴大內需方案。他推算日本經常帳盈餘每年都有七、八百億美元,日經指數從最高點三萬八千點跌到八千五百點,已經跌到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價值,明顯被低估。


當時他從八千五百點以下開始建立部位,除了一萬二千點曾經部分獲利出場外,中途都是一路緊抱,一直到二○○七年時,指數來到一萬七千點以上,技術面完成頭部形態後,才分批全部出清,五年內前後進出不會超過五次。

黃毅雄認為,在操作期貨商品都是先從一個大方向來抓緊機會。自己對政策建言和投資思維也是同樣起點,就是看每個國家的經常帳
美日比較:美國債務多、日本底子好

他以美國為例,在黃毅雄眼中,他形容美國是一個假員外(編按:外表有錢,但實際卻要對外借款)。「美國看起來很有錢,但實際上卻是一個假員外,又大量對外舉債,就會陷入利滾利,如滾雪球般,這就是債留子孫。」

黃毅雄說,美國過去這七年裡貿易赤字游走於四千億到六千五百億美元之間,端視景氣好壞而定,加上必須付給外國的公債利息,依十年期公債利息平均約三.五%來算,利息支付一年約四千億美元之譜,每年新增經常帳赤字將近一兆美元,債滾債,就會債留子孫。

倒是日本,外界都說慘遭泡沫經濟餘毒。但黃毅雄指出,這二十年裡日本每年皆有將近一千億美元貿易順差,目前日本央行手裡就有一兆七千億美元外匯存底,如果不是日本央行鼓勵商社持有外匯(如豐田握有兩千億美元的美國政府公債),日本外匯總值可能早超過中國的二兆三千九百九十一億。「賺這麼多錢的日本,不絕於耳的被說成是經濟泡沫,那日圓不是應貶回過去的二百四十元(兌一美元)或更早的三百六十元?而不是今天的九十元匯兌一美元了!」

日本這種表面上經濟不好,但本質上卻很有錢的做法,黃毅雄把他歸類成「假乞丐」,因此即便美國債信公司穆迪甚至還威脅說要調降日本債信評等,但對於黃毅雄來說,反而看到日本有錢的一面以及美元很難再強勢的趨勢,「所以我長期看好日圓,理由即此。」

至於黃金,更是黃毅雄長期看好的標的,「未來十五年內,看到黃金每盎司出現五位數的報價不是不可能,」黃毅雄認為,支撐金價的因素就在於美元沒有強勢的條件,尤其是美國國債金額超過十三兆美元,聯準會只要升息一碼,利息支出就要多增加上千億美元,同時,美國經常帳赤字從去年十月開始又有擴大的趨勢,美國還是會重回「以債養債」的體質,貨幣自然不如日圓強勢。包括實質資產(金、銀、銅)都是很好的持有標的。
延伸閱讀:期貨大師卻在台灣股市摔跤

在期貨操作上鮮少失手的大師級人物,卻無法從台灣股市獲利?

黃毅雄自嘲,「從外國期貨賺的,都是賠到台灣股票上,我期貨獲利率是九成,但買台灣股票獲利率幾乎是零。」他認為,台灣上市櫃公司發布的利多、利空都是要坑人,就像某家上市公司在去年初說「景氣還要壞三倍,」結果小股東都嚇到賣股票,但被誰接手了?他這十幾年已經很少進出台股。

但是對於關心台股的投資人,黃毅雄有他對台灣經濟的看法。

黃毅雄認為,台灣外匯存底超過三千多億美元,平均每人創匯金額高達一千美元,高於日本人的八百美元,底子可以說很好;台灣可以藉此對內擴大舉債,創造有利的就業條件,不該有這麼多失業勞工。

他分析,當今台灣失業率高,雖然股價指數一度上八千點,卻不見社會民生改善,原因在於勞務財淪喪,人民謀職不易;政府應擴大預算赤字把錢補貼給台商,遷廠回台聘用本地勞工,企業主只要付出大陸勞工薪資約新台幣八千元,政府再給本地勞工二萬二千元,共三萬元所得,就能多聘雇一名員工。

他舉日本為例,日本在一九九二年以前每月貿易順差幾乎囊括每個月美國貿易赤字,當時日本出口的包括商務財(品牌)、技術財(技術專利)與勞務財(代工生產),失業率常態性保持於一%,內需強勁,但受到台灣、南韓商品競爭後,及日本企業直接或間接在大陸製造,雖然出口貿易爬升到占國內生產毛額(GDP)四○%,但多半是由設在台灣和大陸的工廠來生產。

因此一九九二年後,雖然日本貿易順差仍持續,但內容上只剩下商務財與技術財繼續成長,勞務財卻不停流失,造成東京、大阪街頭流浪漢年年增加;而那些日本廠商前往設廠的國家如中國、印度、越南,人民開始充分就業,敢於消費,中產階級應運而生,也敢於生育,反倒是日本生育率頻創新低。

如果台灣政府敢大膽讓失業率降低,重回勞務財的優勢,台股自然有突破萬點以上的實力。

小檔案_黃毅雄
出生:民國43年
學歷:國小
期貨操作年資:30年
去年來成績單:
.2009年寶來曼氏期貨外國期貨交易競賽三料冠軍
.黃金期貨在500美元以下時進場,至今報酬率已翻倍

Care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